1. 首页
  2. 期货配资

事实:【】非法商业犯罪研究丛书(二)期货配资行为不一定构成非法商业行为的犯罪

非法商业犯罪研究丛书(二)

期货配资行为不一定构成非法经营活动的犯罪行为

期货配资和股票配资是当前证券期货市场上相对普遍的现象。我国有关部门经常对此类行为采取更严格的政策,但并非所有“ 配资”行为均构成犯罪,本文主要讨论期货配资。根据“ 配资”的概念,期货配资是指一种融资方法,其中期货配资 公司根据客户的原始资金按一定比例向客户预支资金。当亏损达到一定程度时,配资 公司将强制平仓。如果客户要继续操作,则需要向期货配资 公司支付风险保证金。其根本目的是解决客户的财务困境并扩大资本杠杆。

一、并非所有期货配资行为都构成犯罪

尽管在很多情况下,在实践中发现配资行为构成非法商业犯罪或欺诈罪,但人们形成了一种幻想,即会发现配资对他人的行为涉嫌犯罪。但是实际上,并非所有“ 配资”行为都将被视为犯罪行为。该律师认为,如果“ 配资一方”未执行“经营” 期货的行为,则“资金需求方”具有合法的期货交易行为,而“ 配资一方” “只是将个人帐户借出,而向他人提供法律期货交易资金的行为只是将资金借给他人使用的民事法律关系(尽管“ 期货交易法规”,但是,违反法规并不意味着刑事犯罪,“ 配资当事人”与“资金要求方”之间的关系是债权债务关系,而不是刑法意义上的犯罪行为。

基于上述观点,该律师将举例说明“无罪”和“有罪”:

案例1:无罪,犯罪者没有“操纵” 期货的配资行为

以湖南省盐市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本案为20#9)#12刑终2#9)为例: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在该月中,Huang#Production Management Limited 公司和法人Zhou Mou使用了“深#管理有限公司公司”,但未获得期货营业执照和其他期货公司的经营许可。 K9] 交易主帐户(该主帐户是普通的期货交易个人帐户)和“众#理平台” 交易 软件,使用“美#有限公司”中的主帐户在“长#期货有限公司”中打开了杨和吴的期货交易个人帐户,并打开了陈,张和贾#的期货个人帐户顾客李,宋和其他人在股指期货交易(购买,购买)上的“众#理平台”上,而周某是顾客使用的个人。该帐户提供了配资(即期货交易所需资金),对客户的个人帐户进行风险控制(即设置强制清算线)期货配资行为的刑法规制,提供技术支持技术支持等,并收取配资每月利息1.2%-1.5%,股指期货交易手续费等以获取利润。这位律师简要总结了此案的主要事实:

Zhou,他公司在多个合法的期货公司中开设了期货交易个个人帐户;

牟某使用他的个人交易帐户开设了某个交易 软件的子帐户;

Zhou将子帐户提供给期货交易;

牟某按照约定对客户使用的账户进行风险控制+技术支持+利息,手续费及其他利润。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周与客户之间只有两种关系:提供账户与提供账户之间的关系(提供该账户供他人使用),另一种是账户之间的关系。资金和提供(债权债务关系)。

初审法院对上述行为没有涉嫌犯罪的认定非常明确:“被告周某使用“众#理平台”开设了一个“子账户”供客户使用期货交易,从而控制了该账户。当资金损失到“设定值”时,被告人周某按照“贷款协议”进行“清算”(阻止委托人继续进行期货交易)。 ,而他的行为本质上是“ 配资”行为,即为期货交易行为将贷款资金提供给客户,而期货交易均由客户自行完成期货配资,这是合法的交易,而无需离开“主帐户”。

二审法院进一步详细说明了上述诉讼的性质:“原审中的被告人周某向李,宋等提供了由公司建立的其他期货交易个帐户, 股指期货交易,并向李,宋等人提供通过贷款协议装备期货交易所需的资金,并收取配资利息和股指期货交易他的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5条规定的“非法经营期货”,根据“依法犯罪原则”和“团结原则”检察机关指控周某非法从事期货交易,构成非法经营罪,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条和刑事诉讼法第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200条(二)规定,必须判处被告无罪。“

案例2:犯有罪,实施了“商业” 期货的配资行为。

以湖区人民法院#省#门市东#(20#6)#0#2刑初3#编号“刑事判决”为例,在这种情况下:“被告赵某使用陈某某些身份在恒常期货limited 公司中开设了期货交易帐户,并使用该帐户向他人提供期货配资服务…. 2014年6月上旬,被告赵某某A 软件不能显示在“众#理平台” 软件的“详细状态”列中(即,操作员无法看到他正在通过交易 软件执行模拟。 交易进程交易或真实的交易)通过网络发送到了熊某,指示熊某在其计算机上安装了软件,而赵某XX则将其设置为仅拥有一个子帐户模拟交易函数。供Xiong XX使用(即从常规期货交易借用正常数据),客户将自己操作交易期货,损益通常反映在帐户上。但是期货的帐户操作数据不会发送到期货交易,不会产生真实的交易,为了让客户学会交易期货,账面亏损仅用作经营者的培训结果,无实际资金),在子账户中按熊XX存款金额成比例使用了相应的资金为了交易期货,赵某某通常向熊某某收取期货交易费和配资资金利息,并​​在熊某某的营业帐户中从事“风险控制”工作。 2014年2008年6月至9月期货配资行为的刑法规制,熊某某给赵某某75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分配资金。在赵某某的子帐户“众#理平台”中,该子帐户仅具有模拟功能交易“ 期货期货开户,所有“亏损”。”法院最终认定,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赵的行为是非法经营期货,构成了非法经营罪。

二、期货配资行为不构成犯罪

在这两种情况下,赵所使用的“众#理平台”与周所使用的“众#理平台”相同,其他行为方式也不同。唯一的区别是,周使用软件给其他人。所使用的帐户是真实的期货交易帐户,但在案例2中赵提供给他人的帐户不能是真实的期货交易帐户。在赵提供的帐户没有实际进入市场的前提下,赵的行为实质上等同于使用期货公司的软件作为期货市场的运营商来吸引其他人。 k9] 交易是指以法律期货公司和平台名义进行的“操作” 期货行为,赵本人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的批准,自然属于刑法第225条规定的“非法经营期货”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

事实上,法院的观点是“该法院认为,被告人赵某某借用了期货公司提供的模拟交易系统,未经国家有关部门的批准就进行了非法的期货操作。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也符合律师的观点。

因此,为期货交易的他人提供合法的期货公司帐户并不构成非法商业活动的罪行,而是提供合法的期货公司帐户和行为进入真正的期货市场交易符合非法交易期货的定义,并涉嫌构成非法交易罪行。

本文总结了车宗律师在非法期货平台上处理涉嫌非法商业活动的案件的实践经验,并希望这将有助于对涉案人员进行刑事辩护。

END

文章来源:期货开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zpack.cn/1501.html

联系我们

978692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